社会

李祥生:跨境并购大门不会关上 蕴藏巨大商业机遇

作者:admin 2017-11-27 我要评论

11月27-28日,由投中信息、投中资本联合主办的第11届中国投资年会并购峰会在北京举行,本次会议以中国龙的全球化与产业升级为主题,焦点聚集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...

    11月27-28日,由投中信息、投中资本联合主办的第11届中国投资年会并购峰会在北京举行,本次会议以“中国龙的全球化与产业升级”为主题,焦点聚集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。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。
 
    渤海华美总裁李祥生在主题演讲中表示,从政治角度来看上,各个国家对跨境并购都有各自的需求,跨境并购的大门不会关上。从商业角度而言,跨境并购有非常多的商业机会,如果我们都能找到机会,就能够得到巨大的商业利益回报。
李祥生说道:“国企业能够对外并购有一个非常好的机遇,就是我们的资本市场。在90年代日本人能够大量对外投资,是因为日元升值,而中国目前可以迅速走出去的核心原因是我们的资本市场。中国的市场既有价格也有量,我们上市公司买国外的东西,往往觉得便宜,注入上市公司以后对我们的股价还有新的增长。”
以下为李祥生主题演讲实录:
    李祥生:非常感谢投中,今天讨论跨境并购的话题。过去一年我们都做跨境并购,跨境并购快要成了敏感词。
为什么跨境并购成为敏感词?去年一年有很多黑天鹅事件,其中很多涉及到跨境并购。首先我们看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外汇管制。我们中国企业在跨境并购当中采取的主要方式是投标。投标的时候,每一次进短名单的时候,很多中国买家都要付溢价。卖方机构关心两件事情,第一是价格,第二是能得到价格的确定性。而这两件事情负相关,因为确定性的不够,使得价格要提升。现在跟很多人讨论的时候都感觉到,中国企业是不是要为此付出20%的溢价?
    坏消息不仅来自于国内,也来自于国外。去年我们看到审批越来越难,谈一个最近发生的一个案例,就是我们现在谈未来的驾驶,一件很重要事情的就是无人驾驶,无人驾驶当中很重要的技术支撑是高清地图。中国最大的高清地图公司是思维图形,去年去尝试参股一家德国的公司,仅仅是10%多的股份。这样的项目需不需要SEC审批?首先它不是美国企业,第二,它仅仅是参股。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最后这个项目放弃了,原因就是SEC的参与。
    中国的政策,美国政府的参与,使得我们去年看到的跨境并购似乎在走下坡路,这就是我们看到的。2015年到了高峰,2016年开始下跌,2017年开始明显下降。我们怎么看未来的跨境并购?我们看一个更大的图像。
美国急需外国投资
    2016年有很多的黑天鹅事件,其中一个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就是去年特朗普的宣誓就职。当然,我们的观点是特朗普的当选不是黑天鹅事件,特朗普如何采取经济政策是一个很不确定的事情。
他第一个是减税,第二个是贸易保护,第三个是基础设施投资。这是不是美国所需要的呢?首先从税收角度看,其实美国的税收已经远远高于全球很多国家的水平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大量的跨国公司是美国海外投资,这么高的税收情况如何保证美国的就业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所以减税是必要的。第二个是贸易保护的贸易赤字,这方面也有大量的数字做支撑。第三个是基础设施,我们大家都知道美国的基础设施,现在去美国不像90年代去美国,感觉是一个发达国家,现在基础设施这一点上我们认为美国是落后国家,为什么形成这一点?我们看看美国的投资总量,在基础投资方面,美国是大大落后的,只有1.4%,而且这个1.4%是在过去的2.8%的基础上降下来的,所以美国基础设施的投资是严重不足的。这种基础设施的不足不仅是坐高铁的时候感受不好,开车的时候路况不好,实际上带来了对美国未来经济发展的严重制约。这个制约的程度有很多测算,如果美国基础设施投资不占到GDP的3.8%以上,美国会迅速地经济衰退。其中有很多原因,比如交通堵塞等等。
但是问题来了,美国未来需要基础设施投资大约在一万亿左右,那么问题是钱从哪里来?美国是纪律管理很严格的政府,它的钱来源其实很少,第一是财政赤字,第二是举债。这两方面美国都已经达到新高,就使得美国政府无论举债还是赤字,国会的通过率很低,未来空间很小的。
    要实施这个方案特朗普能采取什么措施?他的方法是什么?钱从哪里来?一万亿从哪里来?特朗普上台以后如何实现他的目标,对于全球经济而言是最大的黑天鹅事件。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看到特朗普的答案,基本很简单,通过外交要钱。沙特宣布几千亿的投资,日本、韩国宣布几千亿投资。这次特朗普到中国来访问,我们签了一个2500亿的大单子。甚至到越南,APEC会议上还有300亿的投资。美国用外交吸引大量的资金,希望投到美国。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,美国的大门是不可能关上的,他们需要大量的投资。
    我们谈到美国、谈到中国,再看看欧洲国家。明天在匈牙利召开一个16+1的国家峰会。16+1是中东欧的16个国家,那么这些国家的态度更加积极。而且在这里我很荣幸地宣布一件事,明天的会议上我们渤海华美和匈牙利政府会签署一个共同发起基金。这些国家对于中国的资金是非常渴望的。
三大投资领域
    全球的资金流动的门是打开的,这么多钱拿出去以后,就是花钱买政治,就是用政治换来资金,没有商业逻辑这个观点也是不正确的。传统西方国家的投资,目前看到三大领域。
第一大领域是能源。美国的天然气价格非常便宜,储量非常大,以前从政治角度考虑,美国的天然气是不可以向中国出口的,背后的原因是因为美国的化工企业的游说能力很强,希望可以在国内加工,加工完之后出口到全世界,所以在全世界有竞争优势。这个是对的,但是他们的投资总量不够。现在已经宣布天然气可以投资在中国,可以在中国做进一步加工。这个对企业而言是获得原料非常好的契机。
    第二大投资领域,是“铁锈地带”。在十九世纪20年年代初,美国大量的重工业是在中西部,这批大的工业公司形成了非常强大的品牌。随着美国、欧洲市场增长放缓,他们目前的增长率也不是很高,但是这些传统企业拥有着大量的先进的技术、品牌和市场占有率。这些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在很多方面做得不是很好。这些企业的技术未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,中国企业对他们并购,把他们的产品调到中国来,对他们而言会实现下一轮更进一步的高增长。这从商业上价值也是非常清楚的,这也是我们过去两三年讲跨境并购的价值所在。国外技术加中国的市场,不同的人不同的表达,“国外技术、中国动力”等等,其实就是这个概念。
第三个方面就是大家最愿意看到的高新技术,今天的技术处于大变革时代,基点是不是快了我们不知道,但是从投资的角度而言,谁也不敢放弃这个机会。在这一方面,中国虽然已经紧紧跟上了,但是不得不承认,大量的基础研究还在美国。投资的意义在什么地方?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可以比美国多付一点钱?因为中国的应用场景,花旗银行推出了一个共享单车,我很好奇地看了一眼,不是二维码,条形码,这个技术的应用场景在中国是远远领先于所有的国家,虽然我们不是最好的技术,但是同样在新技术应用方面我们是最好的。所以这个方面我们有很强的优势。
    说说“一带一路”。“一带一路”的商业思考是什么?我个人的一个观点,“一带一路”是,我们把话题稍微扯远一点,我的结论是“一带一路”是工业革命的必然结果。人类经过几场革命,第一场是农业革命,是农产品把人聚集在土地上,让我们失去了自由。工业革命带来的是信息市场的开放,只要信息市场开放这个产业就会出问题,生产超出自己需要的市场,变成供大于求以后,就需要为他开发新市场。工业革命一开始就这样,第一件事带来大航海,到包括后来的鸦片战争到二战之后的马歇尔计划到今天的“一带一路”,我们认为很有道理,每个人都做了,但是我们做得比别人文明。
从商业逻辑上来讲,中国企业对外收购,甚至于有的时候价格比别人还高一点,是否有道理?我需要讲一个观点是什么呢?中国企业能够对外并购的一个非常好的机遇就是我们的资本市场。在90年代日本人能够大量对外投资,是因为日元升值,而中国对目前可以迅速走出去的核心原因是我们的资本市场,就是我们用我们的,刚才胡总讲的,中国的市场既有价格也有量,我们上市公司买国外的东西,往往觉得便宜,注入上市公司以后对我们的股价还有新的增长。
交通行业机会巨大
    有一个特别的领域需要我们关注的,就是交通行业。交通行业我们认为它是具备着,第一非常长的产业链,使得我们有非常大的规模投资的机遇;第二,它未来产生的市值巨大。这个市场里面非常明确的是一个进化的过程。我个人观点,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可能是新的一个手机的升级版,未来的汽车绝对不应当是我们的一个代步工具,就像我们的手机不是通话工具。在汽车这个领域会有更多的想象力,所以这中间会带来巨大的技术变革和巨大的商业机会,这个领域我们讲人工智能、智慧交通,它的应用场景,我们最看好的就是交通行业。在这个行业会带来巨大的商机。
简单小结一下,我们的观点就是,第一,跨境并购从政治上未来肯定是这么做的,因为各个国家有自己的需求,每一个国家从政治上都会支持这件事情,这个门不会关上的。第二,从商业角度而言,从我们每个从业人员而言,从每一个准备做跨境并购的公司而言,我们都能找到机会,能够得到巨大的商业利益回报。但是这个中间肯定有很多细节,我以前演讲中经常提到的,跨境并购按照中国目前的打法可能50%以上会是失败的,中间很多的操作细节我们还不太熟练。所以跨境并购如何做这个题目其实比应不应当做更为重要。今天不再展开技术环节的问题。
    最后有两个政策建言:第一,我们的对外投资审批的透明化。我们可不可以有一些政策,比如说某些行业是白名单,某些企业是白名单,我们这些企业,做之前我们知道能不能批准,。有了白名单的时候我们谈判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没关系,中国政府会支持这一单,或者把批准前置。我们不愿意付出20%的溢价,这对中国人不公平。第二件事情,就是美国的SEC没有规则的,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去、什么时候出来,项目律师根本说不清楚该不该有审批。所以SEC审批这件事情,我们应该有机会跟他们聊一聊。我们的对外投资的政策透明化,第二个是集体谈判,划一个明确的线,让我们在投资的过程中减少很多损失。谢谢大家。
相关文章
  • 须眉签忠厚和谈:出轨离婚赔女方1切切

    须眉签忠厚和谈:出轨离婚赔女方1切切

  • 法国文化旅行社 青春旅行社王源 北京青

    法国文化旅行社 青春旅行社王源 北京青

  • 阿拉蕾父母是谁 阿拉蕾父亲是谁 阿拉蕾

    阿拉蕾父母是谁 阿拉蕾父亲是谁 阿拉蕾

  • 跑男郑州方特 去郑州的火车票 郑州去纹

    跑男郑州方特 去郑州的火车票 郑州去纹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成都市公园规划 成都北湖公园规划 浣花

    成都市公园规划 成都北湖公园规划 浣花

  • 跑步减肥跑完喝水变胖 跑步的正确姿势

    跑步减肥跑完喝水变胖 跑步的正确姿势

  • 贾跃亭 背景_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否认举报

    贾跃亭 背景_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否认举报

  • 陶冉为什么会娶夏航燕 夏航燕老公陶冉

    陶冉为什么会娶夏航燕 夏航燕老公陶冉